14日
  來到綿竹金花鎮露營
  15日中午
  開始上山
  18時
  發現被困,報警
  18時05分
  第一批搜救人員出發
  19時
  30餘人搜救隊集結
  20時
  確定大致被困地點
  20時50分
  搜救民警到達山腳河溝
  16日凌晨
  民警發現燈光
  1時
  民警發現被困人員
  3時多
  組織下山
  8時35分
  學生平安下山
  一次說走就走的旅行引發一場大搜救
  在綿竹讀書的8名外地學生於14日開始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:他們相約一起去露營,15日中午,5名學生決定上山去看看,沒想到,到了山頂後,眼見著天黑坡陡不敢下山,5人被困深山,又凍又餓,無奈之下他們報警。
  被困學生一直與民警保持通話,綿竹警方在經過了長達14個小時的生死搜救後,於昨日早上8點多成功將5名被困學生救下山 。5名被困學生給民警深深鞠了一躬,以表達自己的感謝,學生小王說,“我以後再也不敢去那些地方了。”
  冒險進山

  夜幕降臨深山

  5名學生找不到路了
  11月14日,在綿竹指南針職業技術學校讀書的小王邀約同學一起露營,他的提議得到了另外7名同學的響應。
  8名學生在進行了簡單的準備後,於14日一早開始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。此前他們曾去過一次綿竹市遵道鎮,知道那裡有山,於是這次他們選擇了離遵道鎮很近的金花鎮玄郎村。14日下午,他們在離山腳20多分鐘路程的空曠地搭起了帳篷露營。15日中午,包括小王在內的三名男同學和兩名女同學一起上山看風景,其他三名女同學選擇留在帳篷處。
  一開始,上山的五個人都興緻勃勃,經過一段溪流時,其中四人還脫掉了鞋子,光腳前進。他們計劃溜達兩小時就返回,但時間一晃就過去了4個多小時,一直到下午5時大家才發現越往上走坡越陡。好不容易到達山頂後他們發現根本就沒有路可下山。這時,5人才慌了神,天色越來越暗,小王趕緊報了警,等待救援。

  連夜搜救

  信號時斷時續

  民警凌晨發現燈光
  15日傍晚6時05分,遵道鎮派出所民警謝任濤接到指揮中心指令,稱有學生被困在遵道的山上。於是派出所4名民警和2名協警作為第一梯隊,向山上進發。
  隨後,當地派出所、鄉鎮以及綿竹市公安局迅速組織20多名救援人員乘車前往參與搜救,晚上7時許,一個30餘人的搜救隊伍在遵道鎮楠竹園集結。
  因為對當地不熟,小王只能提供“路中間有欄桿、路中間有一個攝像頭、經過了一片廢墟”這三個信息。而且因小王地處深山,信號時斷時續,加上受到驚嚇,幾名被困人員無法說清楚被困位置。
  警方根據小王的報警信息,先後到遵道鎮、金花鎮等地進行搜索。後來,小王又打來了電話,“我想起我們來的時候附近有個地方寫的是玄郎村,我們是順著山上的一條小溝渠上山的。”確定了大致被困地點已經是晚上8時,晚上8時40分,搜救的民警徒步50分鐘到山腳河溝。
  “上山根本就沒有路,旁邊就是懸崖,天又黑,稍有不慎,就會掉下去。我們都是手腳並用往上爬的,有時候要抓著樹藤才能上去。”民警謝任濤說,大概16日凌晨,看到山上有燈光在晃動,才確定了被困學生的位置。
  救援民警沿山而行,一邊用手電照射,一邊大聲向大山深處喊話。搜尋進行了近4個小時後,謝任濤終於收到了回音。“我們在這裡……”遠處灌木叢里傳來微弱的應答聲,民警們迅速向被困人員靠攏。
  轉移人員

  陡坡突遇落石

  民警保護學生被砸傷
  16日凌晨1時,民警首先發現一名前來接應的男生,“小伙子又冷又餓,渾身發抖、雙手抱著身子。”順著他的指引,民警在沒徒手攀爬上10多米高陡坡,找到了兩名女生和一名男生。看到民警,兩名女生情緒激動,“你們終於來了!”女生帶著哭腔連聲感謝。
  此時,山頂氣溫接近0攝氏度,幾名同學已經幾近崩潰。
  看到4人還是赤腳,民警趕忙把襪子脫了下來,讓他們穿上。“每個人穿上兩雙襪子,才能勉強走路。”謝任濤說。
  隨後民警攙扶著將4人往下轉移,不料途中險情突然降臨———幾聲巨響後,陡坡上開始往下落石。“不好,山上掉石頭了,註意避讓,註意保護好學生。”民警連忙用身體護住4名學生。直到落石的聲音遠去,謝任濤發現自己的頭部開始流血,“我被石頭砸中了。”
  據一名參與救援的民警介紹,當時山上滾下石頭,大的有汽車輪胎大小,小的石頭非常密集,不少民警在保護學生的同時,身上不少部位被砸傷。顧不得傷情,民警把最後一名被困學生找到。
  凌晨3點過,民警組織下山,一路上借助手電筒燈光前進。16日8時35分,被困學生在民警的帶領下,終於走到山下,與另外3名學生會合。
  當事學生:

  再也不做這麼冒險的事了
  平安走出大山後,5名被困學生給民警深深鞠上一躬,以表達感謝。
  昨日下午,脫險的小王講述了他們的驚險一夜。小王說,他們一行8個人都只有十七八歲,都沒有野外探險的經驗,只是憑著一腔熱情便上山看風景。“最開始我們還不是很擔憂,想到報警了,警察肯定很快就來救我們。”但直到晚上11點還沒有消息,加上在山頂饑寒交迫,大家開始緊張起來,還差點情緒失控。
  直到凌晨1點左右,他們見到了山下民警搜尋的燈光,才激動起來,並使勁喊“我們在這裡……”
  事後回憶起整個過程,小王才感到很後怕,好在山裡手機還有信號,否則他們不敢想象會有什麼後果,“幸好沒下雨,如果下雨,山上發生泥石流,我估計我們就回不來了。”小王對自己的行為感到後悔,他表示以後再也不做這麼冒險的事情了。言語中,小王滿是愧疚,因為他們的一時衝動,給民警造成瞭如此大的麻煩,還讓民警受傷。該校一名老師稱已對被困的學生進行了教育,並會以此教育更多學生,不要輕易冒險游玩。
  昨日下午在綿竹市人民醫院,受傷民警謝任濤正在接受治療,他的腦部被石頭划了個約五六釐米長的口子,可見顱骨,目前已經進行了縫合,“只要學生都沒事,一切就算幸運了,那個山真的太危險了,千萬不能再隨便進去。”
  綿竹警方提醒,自發組織去探險要慎重選登山路線,一定要註意安全,不要盲目上山,不要進入山林茂密的位置,登山時要量力而行,要走人為鋪設好的步道,以免迷失方向。
  李洋傑 成都商報記者 王明平 攝影報道
創作者介紹

uf72ufkl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